当乘客向航空公司投诉时,同一辆自行车2000元的免费返程费被拒绝了

发布时间:2020-05-14 11:12:00

同一家航空公司或自行车在不收取托运费的情况下支付回程费用是否合理

同一家航空公司或自行车在不收取托运费的情况下支付回程费用是否合理?

这件事发生在骑自行车的李先生身上。在上海飞往日本札幌的航班上,李先生和三位乘客的折叠爱车不收取交通费。在返程航班上,工作人员说他们的自行车超过了免费行李的数量,要求他们支付8000多元的相关超重行李费。

审判现场。本文图片均为上海市第一中学提供

58岁的李先生是一位自行车爱好者,有十多年的骑行经验。他从青海和海南骑马到法国和瑞士。对于像李先生这样的自行车爱好者来说,开着车到处跑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即使路途遥远,他也经常把车一起托运。

但一批货给他带来了麻烦。

去年9月,李先生和三个“骑友”约好了去日本北海道骑行。他们让朋友在一家著名的航空公司买了四张从上海到日本札幌的往返机票。出发当天,李先生一行到机场,折叠打包了4辆随行自行车,然后托运行李。当时,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没有向李先生收取超重行李费4元。

十天后,李先生从日本札幌回到上海。不过,在办理自行车托运时,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自行车超出了免费行李限额,并要求他们支付相关的超重行李费,共计8000多元。李先生没能和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谈判,所以他用信用卡支付了四辆汽车的行李费。

回家后,李先生认为,同一家航空公司、同一辆自行车,不收运费就走,而是在返程时交运费是不合理的。于是,他将航空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航空公司返还其支付的8000余元,并赔偿其精神伤害抚慰金。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航空公司已尽合理义务提示免费托运行李的数额,李先生应当遵守有关规定。但由于航空公司的疏忽大意,国内外运营标准不一致,损害了李先生的信托利益,因此李先生所支付的行李费用应当分摊。结果,航空公司被勒令退还李先生4000多元。

该航空公司拒绝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航空公司提出,李先生应当知道超长行李需要收费,他支付的超重行李费用是合同对价的一部分,航空公司不需要分担相关费用。对于航程不收费的情况,航空公司表示是工作人员失误造成的。李先生说,他不知道行李尺寸的免费限额,而且航空公司航班的两个非常不同的价格损害了他的利益。

经查,该航空公司在其官网上公布的《国际旅客须知》中的超重行李收费条款规定,行李三面总和在203厘米以上,重量在23公斤以内,托运行李收费标准为2000元/件。当时,李先生四人携带的自行车外包装三面之和明显超过203厘米。

航空公司向李先生收取回程行李费是否有合同和法律依据?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审理后认为:一是免费托运和超重行李费条款的有效性。鉴于航空运输合同的特殊性,航空公司开通官方网站、电话等多种查询渠道,在旅客购票名单上给予明确提示,符合行业惯例。旅客也可以通过上述渠道获取相关信息。航空公司已尽了合理的义务及时提供服务。同时,行李托运收费也是旅客关注的基本事项。作为一名多次检查自行车出国的自行车爱好者,李先生的说法是,无论乘坐哪家航空公司,他都没有看到上述条款不符合常理。因此,上述条款虽为标准条款,但依法有效。

二是航空公司行为不一致。航空公司因工作人员的过错未收取行李费,属于自身权利处置,客观上不损害旅客权益;旅客包装托运明显属于超大行李的行李时,应当预计收取行李费,并按照规定收取行李费辩方认为,旅客认为在航空公司离开时不应收取行李费,不足以成为拒绝履行合同义务的理由。

那么,航空公司是否损害了李先生的信托利益,需要分担李先生的超重行李费用?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认为,信托利益是一方当事人因另一方当事人的不诚实行为而遭受的损失;合同成立或者能够履行时,双方当事人的权益可以通过实际履行合同而实现,即不存在信托利益;信任要求守信方具有诚信,主观上不存在过错;损失实际上是由信任造成的。

在这种情况下,航空公司没有违反合同义务,也没有加重李先生的责任,这是不诚实的。双方签订的运输合同已经生效,合同可以保障双方的权益。在这种情况下,不存在信托利益适用的前提。回程行李费是合同对价的一部分,航空公司没有从中受益,这笔费用不构成李先生的损失。因此,航空公司没有侵犯李先生的信托利益,也不需要分担李先生的行李费用。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随后变更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了李先生的一审申请。

二审结束后,上海市第一中院就完善托运行李计量实施机制、进一步丰富托运行李费用查询渠道、提高整体服务质量等方面向航空公司提出司法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