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是物流供应链金融的首要禀赋

发布时间:2020-05-07 09:12:00

国家还多次出台政策,包括支持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自主制定普惠性小微企业信贷计划,实施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释放增量资金用于中小企业贷款,推广融资债券支持工具,支持各类中型服务机构引导民间资本为中小企业贷款融资。每次政策的大力实施,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都会略有缓解,但在具体操作上很快就会转化为金融机构内部的“资本闲置”,恢复“融资难、融资贵”的常态。

国家还多次出台政策,包括支持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自主制定普惠性小微企业信贷计划,实施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释放增量资金用于中小企业贷款,推广融资债券支持工具,支持各类中型服务机构引导民间资本为中小企业贷款融资。每次政策的大力实施,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都会略有缓解,但在具体操作上很快就会转化为金融机构内部的“资本闲置”,恢复“融资难、融资贵”的常态。

相关政策红利之所以被资本自身的市场运行机制迅速耗尽,是因为中小微型民营企业存在“抵押物少”、“信用水平低”、“信息不透明”、“融资不规范”、“贷款不良率高”等诸多弱点,“持续经营能力弱”和“抗风险能力差”,客观上造成了金融机构自身的高风险和信用不良,因为中小微企业有担保和无担保融资主体性的冲突,存在“贷款门槛高,贷款利率高,续签成本高,信贷手续复杂,信贷手续慢,信贷时间匹配差”。特别是对于国有金融机构,具体执行层对民营企业(甚至大中型民营企业)融资的政治风险更为关注,为了“人身安全”,更倾向于“不作为”或“少作为”。

供应链金融的兴起为中小微物流企业的融资开辟了新的途径。以覆盖整个上下游企业的核心企业供应链财务模式为将处于供应链非核心企业地位的中小微企业信用体系转化为供应链核心企业信用体系,部分实现了供应链核心企业信用体系的构建中小微企业在经营中的动态融资问题,对银行、保理等金融机构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但是,经过几年的运作,由于供应链财务模式下上下游企业必然会选择轻资产、多库存,供应链财务链中的核心企业往往杠杆率高、负债率高,这使得核心企业的信用证、商业汇票和银行汇票难以转移,质押品重复质押和货物灭失,银行、保理等金融机构仍存在风险控制疑虑。

目前,政府和金融机构倾向于利用大数据、云服务、物联网等新技术,提高中小企业信用水平和供应链金融体系。特别是大数据与物联网相结合,从虚拟和真实的二维空间进行承诺,实现低成本、高效率、准确的确认。在我看来,这确实是一个有效的选择,但决不是一个优先事项。

信用升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经济环境中各方面资源的匹配和升级。欧美国家个人和企业信用的培育、发展和提高,已经走过了近百年的历程,信用的使用仍然需要更高的信用门槛和信用成本,但由于历史原因,普遍存在信用起点低的不良现象国内个人和企业信用基础差,信用成本高,每年的“3.15”消费日是国内企业注重诚信的一年。

当然,对于一些行业的龙头企业来说,构建供应链金融体系可以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信用调查,并使用合理比例的财务杠杆。阿里巴巴、京东、品多多等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的龙头企业,凭借平台交易流的真实大数据,以及对供应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的强大话语权控制,构建了高供应链信用体系,实现了供应链金融规模化、高利润、弱现金、高杠杆驱动的供应链金融创新,解决了行业内部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中小微民营物流企业来说,以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龙头企业为核心的供应链金融体系并不具有普遍性,因此很难从整体上复制或借鉴。

然而,支付宝、财富支付(微信)等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在全球支付市场的成功竞争,为更具普遍性的供应链金融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在全球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崛起,在于其效率而非信用。万事达卡、维萨、美国运通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苹果支付等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主要依靠用户的信用,但信用门槛较高,对成本要求较高。而支付宝、蔡福通等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则相反。它直接为用户预留了高成本的信用认证,采用低信用、高效率的方式吸引用户。

与支付宝、微信相比,微信以抢红包等方式启动的社交交易,在交易频率上远远优于竞争对手,并继续以社交优势融入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低信用甚至无信用不影响微信支付的使用。蔡福通的竞争优势根源于第三方平台的交易速度及其衍生的交易效率。无信用门槛和零信用成本也有助于无信用能力的小商贩实现高效的交易支付,而安全性稍高的支付宝交易频率较低,但由于安全性(信用)较高,交易量相对较高。很大。

蔡福通和支付宝不仅改变了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全球市场结构,而且凭借其庞大而独立的第三方金融大数据平台,从根本上改变了市场交易体系中许多尚未规范的信用结构。例如,由于买卖双方都愿意优先使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宝支付,因此很难用财务报表来赢得投资者的社区便利店、街边食品和高速公路快速路等以现金为主(不涉及税收“黑”经济)的小微企业大数据交易让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以接近零的成本进一步加大投入。管理信任显示了社区便利店和街边餐馆连锁体系的爆炸式增长。

从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可以学到三点:一是当目标企业信用过低、信用成本过高时,可以通过交易的高效率、短周期来补偿风险控制的高风险,利用远离交易双方的独立第三方公共平台的大数据支持,可以增强信用;第三,当交易双方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功能时,可以有效降低防范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