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大数据支持物流供应链金融发展

发布时间:2020-05-06 13:12:00

供应链金融已成为供应链研究的热点。在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中,六项***工作之一是“积极稳妥地发展供应链金融”;在商务部等八部门制定的《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应用试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六个试点城市提出的***任务之一是“规范发展实体经济供应链金融服务”,而试点企业的五项***任务之一就是“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服务”。单独提出的供应链金融目标是为资本进入实体经济提供安全通道,为实体经济服务,为符合条件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低成本、高效、高效的金融服务,有效防范供应链金融风险。

供应链金融已成为供应链研究的热点。在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中,六项工作之一是“积极稳妥地发展供应链金融”;在商务部等八部门制定的《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应用试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六个试点城市提出的之一是“规范发展实体经济供应链金融服务”,而试点企业的五项任务之一就是“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服务”。单独提出的供应链金融目标是为资本进入实体经济提供安全通道,为实体经济服务,为符合条件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低成本、高效、高效的金融服务,有效防范供应链金融风险。

需要供应链金融支持的实体经济涉及面广,这是在农业、工业、流通业乃至金融业自身的指导和通知中聚集的。但事实上,笔者认为物流业对供应链金融的需求最为迫切。

改革开放40年来,以“中国制造”为代表的产业已很好地融入全球供应链体系,并凭借组织和成本优势,逐步在中低端制造业获得全球市场竞争优势。然而,它也引起了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等主要制造国的关注和防御。

至于流通行业,虽然传统商业渠道的竞争力不强,但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具有较强的全球竞争力,受到全球资本的青睐。

然而,连接生产和消费、支持商业活动的物流业却严重缺乏资金支持。物流业的供应链需要供应链金融的支持。

其次,大多数中小微物流企业普遍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问题。特别是上游存款严重,账期越来越长,而下游一般需要立即支付甚至提前支付,进一步加剧了资金链紧张,严重制约了中小微物流企业做大做强。

缺乏资金支持,行业集中度难以提高,直接导致物流业“小散差”、价格体系混乱、超载现象,进一步导致物流业供应链整体薄弱,影响健康发展发展物流业和制造业的供应链。

因此,供应链金融在物流业的有效性将决定供应链创新和应用在全国的有效性。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马丁克里斯托弗(Martin Christopher)教授断言:“21世纪的竞争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

同时,在经济总体进入新常态、制造业受到抑制的情况下,通过商贸促进消费成为国家的一项任务。物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作为制造业和商贸流通的保障,自然演变为当前的国家战略。然而,物流业最需要流动资金的中小微物流企业是最难获得流动资金融资的。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远比制造企业和流通企业严重。

虽然国家多年来出台了扶持中小民营企业金融支持的政策,但国家甚至建立了专门的中小民营企业金融机构和信贷体系。然而,面对中小民营物流企业市场高度不确定性和严重信用缺失的现实,迫使金融机构降低融资成本、提高融资风险的政策红利,在真正完善的市场中无法长期运行,而金融机构落地后的具体执行人将大大减少;此外,扭曲了市场优胜劣汰机制的正常运行,不利于满足市场需求、信用度高的中小微民营物流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以及核心竞争力。

因此,商业银行、信托、基金、保险、供应链核心企业等涉及供应链金融的资金端、资产端和服务端企业,都在整个供应链的上下游风险控制博弈中苦苦挣扎。由于责任与权利的分离,往往会造成质押物重复质押、空单质押和过度毁损。由于风险控制不足的高损失成本和过度风险控制的高防范成本,使得供应链金融所涉及的供应方往往半途而废,这使得供应链金融仅仅停留在概念上。

供应链金融不同于物流金融。现有的传统物流金融模式,如仓单质押融资、契约质押融资、信贷融资等,有效利用中小物流企业的动产质押权进行比例融资或杠杆融资;但由于责任与权利的不一致,往往造成质物的过度损害;由于票据转移场景的局限性和难度以及核心企业自身信用的难度,围绕着覆盖上下游中小企业的核心企业供应链金融模式也存在商业票据/银行,金融风险控制过于严格,风险控制成本过高,无法实现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高效低价的综合目标,促进中小微企业融资,控制金融风险。

如何使商业银行、保理企业等资本终端企业低成本、高效率地确认自身信用?如何使供应链金融“1+N+X”模式下的核心企业准确确认覆盖上下游中小企业的动产质押和信用质押的真实性?如何形成以供应链金融为主导的产业封闭供应链环境?大数据和物联网成为供应链金融最有力的技术支撑。

受保护、可共享的第三方大数据和云服务可以形成一个渗透整个供应链真实信息的信用平台;支持闭环供应链万物互联的物联网,可以精确控制整个供应链资源的实时监控和自动匹配;基于人工智能的资金闭环,可以低成本、高成本地实现机器信用和智能风险控制功能效率。

互联网电子商务的龙头企业,无论是B2B还是B2C,都可以依托平台真实的交易流程,形成以电子商务为核心的企业和个人信用评价体系,实现了龙头电子商务物流企业供应链的金融创新,但影响不大,更广泛的中小型物流企业。

因此,不同于电子商务平台的资金端、资产端和服务端的创业者都有自己的信用验证,他们需要更多地依靠不直接涉及投资企业利益的大数据模式,加强供应链各环节的信用调查和风险控制能力。

2019年,随着5g的商业化,中国将实现更快的速度、更多的设备和更多的实时通信连接,同时更好地支持更强大的数据积累、数据服务和数据应用体验能力;边缘计算MEC,特别是5g技术的结合,也可以带动高质量、高安全、高交互的数据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