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物流50强即将揭晓!企业的真正困难和未来机遇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0-04-04 13:12:00

货主端的生产趋于柔性,从推送供应链到拉动供应链,需求也从传统的单一价格差异服务延伸到价值服务。因此,需要更好的服务、高效率和低成本的物流解决方案。这是所有合同物流企业共同的发展方向。

货主端的生产趋于柔性,从推送供应链到拉动供应链,需求也从传统的单一价格差异服务延伸到价值服务。因此,需要更好的服务、高效率和低成本的物流解决方案。这是所有合同物流企业共同的发展方向。

在整个行业的压力下,与其他领域相比,合同物流始终是最难生存的群体。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压力。

根据运输联盟研究所的定义,合同物流是规定物流供需双方权利义务的一种合同形式。由于单个客户的业务量较大,一般合同条款由需求方确定。后来又扩展到相应的物流要素组织形式,即由于货源高度集中、个性化强,一般不采用经济自建的物流基础设施模式,而是通过整合社会物流资源来实现。

在2019年的寒冬环境下,一方面是考虑到整体成本,货主要求物流成本不断下降,另一方面是自身转型升级的压力,合同物流的生存压力不断爆发。

任何一个企业在发展的任何阶段都会面临压力,一部分来自企业的内部升级,另一部分来自市场和竞争对手。

首先,合同物流企业目前面临的部分成本压力,属于全行业的共同压力。例如,仓储成本不断上升。由于城市规划,大部分地区需要将仓库搬出,导致配送成本和人力资源成本大幅增加。

其次,合同物流的特殊性给物流企业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在合同物流的定义中,有一句话是“由于单个客户的业务量较大,一般合同条款由需求方确定”。在更熟悉的一句话中,它的意思是“大公司为小客户服务,小公司为大客户服务”。这里的小公司是指承包物流企业。

由于这一特点,合同物流企业在委托人面前的话语权有限,委托人必然会出于自身的成本压力而将物流成本进行收缩。而且,由于这一特点,合同物流对客户的依赖度较高,使得大型企业更难出现,投资收益也较低。这也导致合同物流领域的融资活动减少。

合同物流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整体解决方案。我们可以把它分成两部分来理解。

第一部分是收集资源的能力。运输联盟研究院认为,合同物流的实质是企业物流业务的外包。发货人希望通过物流企业解决所有的物流需求。合同物流需要做的是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来满足供应商的需求。随着市场的发展,物流需求的外包将发展成为所有非核心业务的外包,这是供应链的本质。

第二部分是资源整合后如何通过技术和管理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所谓外包,就是让专业人士做专业的事情。委托人将物流业务交给合同物流企业,不仅是一个“联系人”,更希望合同物流企业通过自身的专业化,进一步降低成本。随着C端消费需求向上游传递,客户需求越来越分散和个性化,这也导致契约物流企业需要提供更灵活的解决方案。

第三,合同物流的发展是由委托人驱动的。许多合同物流的委托人都在努力进行全渠道数字化改造,这也使得合同物流企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是打破企业内部的信息孤岛,二是打破企业之间的信息孤岛。

近年来,合同物流行业迎来了大量的参与者。比如网络入驻者京东物流、顺丰、德邦快递等,当然,这些入驻者的商业模式并不完全相同,但我们认为,网络公司的入驻构成了很大的威胁,因为他们拥有一切。

传统的合同物流参与者主要服务于汽车、工程、机械、快速消费品等制造业企业。比如,我们熟悉的源城物流和宝工物流,都是20多年前成长起来的合同物流企业。

尤其是在汽车制造业。由于行业规模大,对精益供应链的需求量大,几家大型合同物流企业应运而生,如安吉物流、一汽物流、长线物流、长安民生等企业。从交通联盟研究院即将发布的《2020年合同物流研究报告解读及50强排名》可以看出,这些企业处于行业梯队。

汽车物流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群体,在合同物流中壁垒较高,这与主机厂的壁垒模式是一致的。目前,汽车物流仍是垂直专业物流行业之一,服务对象特殊,服务要求与一般货物物流不同,仍具有资产重、范围广、与主机厂协调性高的特点。然而,近年来,汽车物流企业正逐步向外开拓,突破封闭的市场环境。这从安吉物流去年收购天地华宇以及零担网络的布局可以看出。

除了汽车物流之外,合同物流业中还有一个独立于企业物流的重要群体,如京东物流、RiSun、JITDA、苏宁物流、安新物流等。这种契约式物流企业的出现是由于物流业务的“剥离”。货主企业,从自建起步,但近年来,却逐渐脱离了“自产自销”。根据云联研究院的报告,目前京东物流在这类企业中处于地位。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群体是区域网络企业的转型。以嘉义物流、中原物流为例,区域网络企业多年来扎根当地,积累了不少项目客户。集约化仓储服务是一类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随着新的市场主体的进入,合同物流业蓬勃发展,但在“小农时代”仍有合同物流企业。这不仅给行业留下了整合和发展的空间,也给企业带来了紧迫的挑战。

合同物流目前的发展困境是什么?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事实上,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需要从合同物流的起源上寻找。能否为托运人提供更有效的综合解决方案,始终是取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