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联盟研究︱零担物流、快递网络、大票网络、区域网络三大网络能否整合?

发布时间:2020-03-23 14:12:00

目前,国内零负荷的三大网络——国家快递网、大票零负荷网和区域零负荷网独立存在。他们将来会合并吗?方向是什么

目前,国内零负荷的三大网络——国家快递网、大票零负荷网和区域零负荷网独立存在。他们将来会合并吗?方向是什么?

随着网络化物流的兴起,华宇创造了家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化物流公司,营业额达20亿元,这是当年德邦的主要目标。此后,德邦充分利用人力资本的优势,迅速实现了华宇的全面超越,成为全网物流公司的集成商,无人超越。

2010年安能的成立,开启了特许经营制度的雏形。2012-2013年,在资本的帮助下,白石、安能正式在中国推广网络接入模式。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他们迅速形成了一个全国性的网络。2015年,义美滴达在门店推广特许经营模式,打造了具有独特区域平台的全国性网络。这种特许经营企业利用成本优势,以差异化的廉价小票快速吸引流量,但利润空间相对较小。

2015年后,从快递转来的顺丰、中通、运达开始逐步发力,每年都保持着超高的市场增长率。2018,顺丰成为顺鑫的股东,显示了其对快递市场的雄心。此外,刚刚社会化的京东物流也开始做快递运输,而这些跨境企业共同将小票小货市场推向高潮。

对于创业者来说,整个网络无疑是一片红海。尤其是安宁和一米滴答的进入,进一步提高了“烧钱”的门槛。目前,小票零担网络的门槛基本上是5000+个网点、100条配送线路和上千条线路。无论是直营还是特许经营,建设稳定的全国快递网络的成本都在50亿以上。

德邦超越华宇成为小票小货的领头羊。这一里程碑式的事件发生在2011年。

大约在同一时间,嘉峪前老板翟国梁和收购方美国雅鲁公司(American Yaru company)高管钱煜共同创立了“卡的世界”,意在打造一个小型载货航空公司的大型网络。2012年,天地华宇原副总裁王永军加入公司。一开始,他还专注于大负荷、小负荷领域,采用网络接入+枢纽线资源整合的方式。

但不幸的是,经过一年的工作,安宁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噪音。随着朱建辉的加盟,安能已经转型为全国特许经营网络体系。然而,经过8年的坚持,卡行终于非正式地承认了其联网模式的不可行性。新秀率先登场后,不断探索,至今还没有找到一条合适的转型路径。

2018年,以居盟、德坤、三智、云派、首播网、江苏中成等企业为代表的大票企业新一轮涌现。与波自上而下的集成商不同,这些发起者的特点是,他们是大票、小负荷的参与者,熟悉行业,在启动网络时,他们把很多专线企业聚集在一起,给予更多的参与感。

这种组合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加快着陆速度,并可以减少许多弯路。其中,居孟、德坤已经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云派、三智也逐渐走近资本。他们用了6个月到1年的时间,完成了前一批人6到8年的工作,即系统和品牌的统一,场地相对集中在物理空间。然而,如何处理好平台与区域、流量与收益、利益分配等关系,也是这些企业面临的问题。

快递与快递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头部集中明显。已经有一些大公司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因此,新网“烧钱”意义不大。

但是,大票小运量领域的市场规模较大,目前仍处于非常分散的状态。大多数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都很困难,这是整合的好机会。为了抓住这个短窗口期,大部分有资源和基础的玩家开始整合专线市场,建设大票零担网络。

从目前的行业案例来看,大票网络成都集团选择了整合平台的模式。这是对传统松散联盟的高度升级,是在现有资源和存量基础上的网络建设。

首先,集成平台模式的运作方式多样,成员自由度高,比自建投资成本低、周期短、资金回报快。其次,目前自建的网络模式已经脱离了目前物流市场的快速发展。比如,建了10年的京东物流自建网络,至今仍在亏损。由此可见,自建网络投资成本高,回收期长。

目前主流的大票网是以平台为驱动,依托园区,吸收线路容量加入,整合前端库存模式。通过数据系统的建立,将所有特许专线的系统畅通并嵌入到平台的运营标准中,逐步实现标准化的网络产品。同时,通过一、二级平台模式,吸收优质特许经营线进行上下持股,交叉管理平台股权,***限度地发挥特许经营者的约束力,提高特许经营线的积极性。

整合平台的存量整合思路,势必会吞噬目前市场上的一些专线,发展成以前端货控为主的小三方。

此外,目前大棚网络平台的另一个角色是园区运营商。大部分平台采取全租或共建的方式入园。除平台大宗货物收运所需场地外,其他场地将代为租用和管理,并从中获利。

除了两个全国性的快递和大票网络外,还有一个独立的不到卡车的区域网络。这些企业植根于本地区,主要承担省内货物的物流转移,以及部分省外货物和直接发往全国的货物。

在国内区域网络中,直接物流企业很少,但只有宇鑫是一家大型物流企业。育新在全国12个省份建立了区域网络,采取“中心直营+部分网点加盟”的模式,在省会城市和商品量大、利润高的核心城市建立覆盖全省的配送中心和直营网点;在非核心城市,以加盟方式设立网点,兼顾利润、管理和区域渗透。

在区域网络中,绝大多数企业采用“平台模式”,如山东渝佳、重庆联达、宁波中通、河南长通等,其模式是以自营核心园区为中心,前端由加盟店负责收货,后端送至全国主要节点通过特许经营专线。这些企业除了连接网点和线路外,还负责园区的整体管理和运营、租金压力和利润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