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恢复和物流渠道开放的关键

发布时间:2020-03-20 12:12:00

原题:制造业重回正轨,开放物流渠道是关键

原题:制造业重回正轨,开放物流渠道是关键

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科技公司仍然可以利用各种技术手段在云端的家中工作,而真正离不开工厂的制造业则面临着更加复杂的困难。

各类制造业普遍存在复杂的产业链。企业只是产业链的一部分。如果企业上下游没有复工,单个企业就很难具备复工条件,各种被疫情阻断的交通也阻断了产业链企业之间的物流,这正成为制造业企业复工面临的首要挑战。

保护材料的短缺是另一大难题。为满足当地防疫复工要求,如口罩、消毒剂、测温设备等各类防护材料,仍普遍存在储备不足的问题。然而,对于《财经》接触的很多企业来说,要么通过自己的方式找到各种渠道,要么通过高于平时的价格购买,即使是地方政府也可以尽管迫切需要配置地方房地产为地方制造企业服务,但并非完全不可能。

此外,疫情尚未得到缓解,许多地区仍严格控制人员流动,并要求异地返工工人自行隔离14天。这不仅阻碍了人员的流动,即使员工能回到企业,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回到生产线上。目前,能够复工或部分复工的企业需要依靠当地员工。但许多企业的管理和技术人员不在当地,这也给企业带来了困难。

在多重因素影响下,不少制造企业复工的前景仍不明朗。

以制造业中具有代表性的汽车制造业为例。汽车制造业规模巨大,国内汽车制造业总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近10%,产业链长,分工细致。大量中小民营企业集中在产业链上。目前,汽车制造业基本处于待命状态,等待车辆主机厂复工命令,但主机厂何时能复工尚无明确消息。

江苏一家一流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如果我们不在本月底前恢复工作,汽车行业将崩溃。”。

据他介绍,年底后,他已接到多家下游汽车主机厂的调查信息,询问能否保证供应。虽然主机厂计划2月17日复工,但需要根据产业链的保护情况来确定,目前仍没有得到证实的消息。

这位负责人说,几家下属工厂可以利用当地员工部分返乡工作。但关键是汽车零部件产业链长。我担心,如果我重返工作岗位,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将无能为力。部分原材料需要从长三角和海外进口,但现在物流渠道基本中断。何时康复还没有最终结论。如果我开始工作,未来就不能生产原材料,即使我为自己生产一批产品,如果产业链上的其他公司不复工,汽车厂也不能生产汽车,下一步他们还得停工,资本也不能周转。

国内疫情对海外市场的影响将逐步显现。例如,零部件制造商有自己的零部件,也供应一些国外知名汽车企业的车型,而在世界上只有一家供应商。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找到替代零件制造商,重新进行相关的开发和测试过程。因此,零部件厂商提供的部分海外车企车型已确定在数月内缺货。

规模小、出口业务稳定的疫区企业相对容易扭亏为盈。辽宁一家小型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告诉《财经》记者,当地疫情相对稳定,当地有员工,只有10名员工。因此,对防护材料的需求量很小,储备量足够使用一个月以上。目前,生产的零部件可以出口到日本和韩国中国,10日后将恢复国际物流。园区向政府提交相关审批材料后,已于今日如期复工,园区大部分企业已复工。不过,即使复工后,公司目前生产的所有零部件都供应给日本和韩国的海外客户,而国内客户仍在等待主机厂的消息。

汽车厂让他们回去工作,是汽车制造业面临的基本现状。要使整个产业链恢复运行,必须开辟物流渠道。但在疫情下,据《财经》记者采访的多家企业反馈,目前政府只能开辟与防疫物资生产相关的物流渠道,而其他行业的物流几乎停滞不前。

江苏零部件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控制客运可以理解,但他希望政府能够放开企业生产的货运物流。现在物流停滞不前,只能迫使企业想方设法出去采购,这也增加了风险。但该负责人表示,大型物流企业集中消毒防护工作能力更强,“让大货车跑起来”。

物流中断的影响已经成为制造企业在许多领域重返工作岗位的首要问题。浙江一家电器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目前该企业储存的原材料库存只有三四天,未来发货肯定有问题。原材料的运输主要靠公路,但目前公路不通,司机外出旅游后要隔离14天,进出物流很困难。

即使是防疫物资相关企业,在复工时也会受到物流的影响。母三角区的一家口罩设备供应商告诉《财经》记者,当地的零部件市场尚未开放。虽然已经申请复工,但产业链的启动离不开恢复。此外,许多上游原材料由温州供应商提供。目前,温州疫情严重,物流渠道十分困难。目前,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市场在2月下旬复苏后能迅速投产。

但另一个问题是,疫情爆发下政府的审慎管理也是企业重返工作岗位的障碍。

上述电器制造企业负责人向《财经》记者介绍,目前,审批材料已上报政府。但何时批准还没有明确的消息。他说,政府人员有限,数千家公司正在排队等候。

基层政府加大防疫力度,也使企业面临困难。这位负责人开玩笑地说,“现在村长比区长还大”。许多当地企业都在当地的村庄里。为了确保控制当地疫情,基层政府对人员流动和复工审批往往更加严格。”村里的制度与上面完全不同”,企业复工面临更大的困难。

许多企业希望政府能对复工有更明确的要求和时间预期,并根据疫情提出更精确的管理建议。该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根据企业的重要性,对复工批次有一个大致的要求顺序。除防疫物资企业外,首批企业均为当地***大企业,但其他企业能否开工、何时开工,目前尚无明确信息。他建议,当地政府应该知道疫情的具体信息,以及是否能做出区分。没有疫情爆发的园区和开发区应该先启动,而不是一下子全部停止。

制造业企业负责人还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基层政府出台的相关复工措施几乎要求企业法人承担无限的防疫责任,但企业本身不能做严格的预筛选,同时也需要政府防控部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