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物流和运输保障,武汉将更加困难

发布时间:2020-03-19 14:12:00

“武汉到深圳急需一批需要维修的医疗配件。正在招募一名航母司机。你想去吗?”2月10日晚7时,在距长沙100***的高速公路服务区,29岁的货运司机白忠英接到朋友的电话。

“武汉到深圳急需一批需要维修的医疗配件。正在招募一名航母司机。你想去吗?”2月10日晚7时,在距长沙100的高速公路服务区,29岁的货运司机白忠英接到朋友的电话。

想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迅速接了订单。然后他下了高速公路,转身返回武汉。

饿了就吃方便面,困了就在服务区休息。作为湖北省物资运输线的物流人员,平原白仲英向《相声报》记者坦言:“我也怕被传染,但目前,总需要有人把物资送到湖北。我没有太多的钱可以捐赠,所以我会为他们拉更多的货。”

2月7日上午,白忠英驾驶一辆大卡车从天津开往鄂州。一路走来,他虽然害怕未知,但由于急需这些材料,他没有时间多想,只能赶紧。

“在鄂州一个多小时,我连开门下车都不敢”,白仲英坦言。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白仲英戴了三个一次性口罩,一副护目镜,然后在身上贴了一层塑料布,“尽量留在车里,不要碰别人”。

中外运湖南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外运湖南分公司”)副总经理郑立辉说:“即便如此,很多司机还是不敢去。”。

由于汽车维修的压力,许多物流公司采用以合作车辆为主的运营模式,以固定车队为辅助。

“通常是司机开车去提货。我和他们合作,想为防疫战争做贡献,就主动去找他们。”白仲英说。

为了避免给他人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白仲英于2月8日从鄂州返回长沙后,在车里呆了一晚。

休息一天后,他动身去武汉送材料。这一次,他负责将阿联酋中国商会赠送的22万副医用手套和近15万个口罩送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民建部委员、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长尹国杰介绍说:“由于武汉机场民用部分已经关闭,境外物资一般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降落入关后由湖南物流公司运往武汉。

此时,武汉的疫情最为严重。在通往武汉的高速公路上,人车。高速服务区的一些商店也关门了。这让白仲英有点害怕。

白仲英说:“当我到达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9号楼学术活动中心门口,一名护士带领白忠英拦下货车。他一下车,就有工作人员来给他量体温,给人员和车辆消毒,“连脚跟和车轮都不放过”。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白忠英看到两名护士从窗口推着病床旁的一名病人。这一幕,让他感叹,“这些医务人员直接联系病人,专门为病人治疗。他们比我们更负责任的是白仲英感动地说,只要他的身体允许,他一定要给一线医务人员送更多的物资。

事实上,白仲英并不是中外运湖南公司派往湖北的个司机。

得知消息后,郑丽惠迅速申请中国招商局中国慈善集团慈善基金会,并愿意参加由他组织的免费防疫物资运输。

同时,郑立辉开始在各种信息组忙着发布英雄帖,招募司机为湖北运送物资。

三天后,由中外运湖南公司免费运输的首批湖北援建物资被送往武汉。郑立辉告诉记者,他被这些物资运输背后的曲折所感动。

1月26日晚,郑立辉招募司机,将武汉大学长沙校友会捐赠的一批口罩运到武汉。这个朋友圈很快就被物流界的同事转发,但当时因为担心武汉的情况,一时没人敢接订单。

正当郑丽惠焦虑的时候,一位朋友介绍了一位司机。装货时,郑立辉忍不住问对方是否害怕。

“如果你不去,我就不去。武汉的人呢?”口齿不清的司机这样回答他。

郑立辉告诉记者:“这看起来很普通,但他应该是我理解的战士,向他致敬。”。

在每次运送湖北救援物资之前,郑丽惠会给驾驶员进行保护训练,让他们把他们事先在交通部门做过的车辆通行证,护送车辆到高速公路出口,“这样我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目前,中外运湖南有限公司已向湖北免费交付12批防疫物资。”其中大部分是医疗用品短缺,如口罩、防护服和医用手套。

“联合会工作人员、物流企业负责人和省发改委、省商务厅等省直部门的有关工作人员都在集团内,政策信息、运力配置,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秘书长尹北蓓介绍说,车辆通行等情况可以在集团内部进行交流,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郑立辉也在小组中。他表示,集团各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将协调帮助解决物流企业在应急物资运输方面面临的困难。

郑立辉说:“如果没有物流支持物资运输,武汉将更加困难。”“抗击疫情就是团结全国,喝长江水,帮助湖北,就是自救。”

根据湖北省物流企业的表现,尹国杰如是说。他说后勤人员一直在战斗。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他们都站起来,全面工作。

据了解,湘军物流还负责全省医疗设备、食品、药品的运输。春节期间,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组织动员了60多家A级大型物流企业,3万多人,2000多辆汽车,运输相关货物约10万吨。

事实上,物流企业也面临着许多困难,如员工防护材料短缺、物流运输成本翻番、招聘和返工困难、护照难等。

“受疫情影响,未来物流业可能萎缩”,尹国杰日前向省委民建部递交了提案。他建议,有关部门应考虑免除物流企业一季度的社保费用;对于积极参与防疫和承担应急物流业务的企业,国家政策性金融机构应当提供一定数额的低息信贷;对特殊时期的物流企业,应当给予还本付息支持和一定的补贴。